近期,一段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手撕员工免薪联名信,并且表示“卖房卖车都确保16328名员工有饭吃”的视频,刷爆朋友圈。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,每一次“减薪”“裁员”“重组”“破产”等词汇划过眼前,都会挑起中国人敏感的神经。

在餐饮业的至暗时刻,老乡鸡“弹尽粮绝也要给员工开工资”的“刚”从何来?

在《中外管理》的专访中,束从轩直言:“疫情之下,强线下消费场景的餐饮业无疑是受冲击最大的,老乡鸡门店营收早就断崖式下滑了,‘余粮’也即将见顶……但疫情危机教育了我们一大批企业——一是现金流为王,二是在危难时刻,员工不是包袱,而是企业的宝藏。”

经济收缩时,企业主往往先想到的是怎么削减人力成本。但此时,如何守护“企业的宝藏”,更为重要。

工资不是企业负担,而是一种投资

对于自己的意外走红,束从轩向《中外管理》坦言:2月8日录这个视频只是想和大家交交底,让一线员工都能听听老板的声音,后来团队发现这种录视频、拉家常的方式很能鼓舞士气,那为何不让正能量传递给更多人呢?于是就把拿到网上公开了。没想到当天还上了热搜。

“要知道引起这么大的关注,当时真该再考虑考虑……”束从轩笑言。

对于外界给他起的“中国好老板”称号,束从轩表示:社会责任是每个企业家都必须考虑的,在举国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,老乡鸡的所思所行就三句话:不感染或少感染,不让员工失业,不给社会添乱。

《中外管理》了解到:不仅是老乡鸡,国内很多大型餐饮集团都陆续进入了半停工状态:2月5日,大型餐饮运营商国际天食集团有限公司关闭了内地所有门店。2月9日,海底捞宣布内地门店停业时间不定期延长;星巴克和麦当劳也宣布内地部分门店暂停营业。

而此时如何安置这些堂食员工,就成了一个紧迫的命题。相比其他企业的棘手无措,老乡鸡一把手的做法可谓更“刚”。

束从轩向《中外管理》回忆:前几天收到一份员工联名请愿书,提出疫情期间不要工资,还一个个在上边签了名、按了手印。当时心里很暖,却不赞成这种做法。“员工一时间没了工作岗位不要紧,我们从现在开始,在家上班,在群上岗,在线培训,这种躺着也能把钱赚了的日子不多了,小鲜肉们‘宅’也要宅出精气神来……”

“在这个特殊时期,员工不安的情绪会传染,他们除了担忧会不会染上病毒,更关心会不会就此丢掉饭碗,此时最需要我的一个态度。”束从轩谈道:“我对‘卖房卖车’也要发工资的承诺会一直有效,老乡鸡再难也不会抛弃员工,或许有人感觉我们作秀,但疫情下企业收入大幅下跌是实打实的,我们只关心怎么活下去,没心情去搞危机营销。”


尽管视频里的束从轩,轻松幽默,向外界传递着正能量。但他也有自己的焦虑:“万一疫情期间管理不力,出现了火灾怎么办?万一员工或顾客出现了感染怎么办?如果真那样,那多年营造的品牌形象岂不是毁于一旦?”

现在束从轩最害怕的就是接到电话说“哪位员工体温异常了”,他会为此整夜睡不着觉。老乡鸡16328名员工中,有2000多名还在武汉,他没办法放松。

束从轩介绍:老乡鸡现有800多家直营店,其中在武汉就有100多家,现已全部停业。另外,安徽、南京等地停业门店数也超过350家,关闭和未关闭的门店各占一半左右。但继续营业的,营业额也极其有限,只有平时的20%左右,而且只能做外卖。

但束从轩对《中外管理》明确表示:无论如何,员工工资不应该成为企业的负担,它是一种投资。

身在武汉,又该如何防控疫情?

除了在武汉封城前停业外,疫情发生后,老乡鸡也全面启动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一级响应预案。

1月20日,看到武汉的确诊病例不断增多,老乡鸡武汉门店当即成立了疫情防控小组,为员工调集防疫口罩和防护服,并草拟了疫情防控预案。在1月23日武汉封城之后,该预案正式启动。老乡鸡湖北分公司总经理李超龙,带领团队主动关闭了武汉100多家门店。目前,尽管老乡鸡在武汉还有数千名留守员工,但令束从轩备感欣慰的是:“截至目前,员工、顾客无一例感染。”束从轩向《中外管理》如是介绍。

“不恐惧、不慌乱,冷静下来就能形成一个清晰的思路。”束从轩进一步梳理道:1月20日之前是病毒的潜伏期;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1月30日,是疫情全面爆发期……预计到3月底疫情将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,而4月份之后,疫情对整个餐饮行业的影响,还将延续一段时间。鉴于这些阶段性判断,我们就可以更有针对性地在不同阶段采取相应的对策。


事实上,经历过禽流感、非典疫情的老乡鸡,平时也注意把“危情应对系统”贯彻到日常的经营中去。比如:怎么做门店消毒,怎么做员工防护,怎么做员工的思想建设,一些容易被很多企业忽略的细节,却是老乡鸡所看重的。“就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,平时做好练兵,增强了体质,拉出来打仗时才能统一步调、集中打击、赢得先机。否则,但凭你的业务再怎么蒸蒸日上,在新冠肺炎疫情这么大的困难下,也是脆弱得不堪一击的。”

金蝶董事局主席徐少春曾说:“疫情管理,是一把手工程。考验着管理者的决断力和领导力……”。而在企业管理中,如何应对不确定性成为疫情管理的关键,处理危机、驾驭复杂局势的能力和管理艺术越发重要。

束从轩表示:危机时刻,员工都是迷茫、无助的,而老板的态度、决心、行动,无疑起到了定心丸的作用。另外,也要第一时间发动自己的高管团队,企业危难时不是老板一个人孤军奋战,任凭你的个人本领再大,也无法调度数以万计的员工一起行动。

但束从轩也曾遇到些不好解决的难题。“有些员工不是你发一些薪水就可以了。他们面对疫情的时间一长,难免就会焦躁,这是人性本然。老乡鸡在武汉的2000余人中,200多人是安徽的,这次有100多人回安徽过年时没能到家,被隔离在在当地酒店里,费用公司全管;但这些95后的孩子,从未碰见过这种情况,我们组织专人对他们做心理辅导,尽可能打他们消心理上的焦虑。”

百计千方,只为守住企业的生命线

对于当下大多数餐饮企业而言,裁员无疑是首先想到的最简单粗暴的办法,但束从轩表态老乡鸡近期不会减员。据悉,老乡鸡一个月的工资支出达8000多万元,门店停业造成营业额锐减,工资照发,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。但由于其此前公司运转良好,两个月内问题不大。

对比之下,有的餐饮企业也承诺不裁员,但为了保存实力,会给员工适当减薪,等到疫情结束企业运转正常了,再把工资补回来。束从轩表示这还是要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来判断,只要企业和员工协商好,不失为一种折中的办法,对那些现金流特别困难的企业来说,部分减薪总比直接裁员强很多。


“不减员的同时,我们也会积极增效。但疫情下增效绝非易事,所以,接下来我们一方面会紧缩一切不必要的开支,另一方面则积极开源。”束从轩告诉《中外管理》:现在需要团队一起发力,积极有序地开展经营自救。而现金流是企业经营的命脉,我们正在尝试联系银行贷款,目前已有几家银行愿意支持我们。

但是,鉴于大部分餐饮企业很少能从金融机构贷到款,束从轩也提出目前的央行降息,并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,所以,最重要的还是加大“放水量”,这远比降低贷款利率来得直接。

另一方面,结合当前的财政状况、可操作性和对餐饮企业的直接影响,酌情减税也是企业可以去协商争取的一个方向。尤其对于餐饮这样一个“薄利”的行业,仅增值税一项的优惠政策,就能有效保护企业的现金流。

“减税,表明了政府对于企业的支持和关爱,但减税政策最好落实在疫情结束后,拿餐饮企业来说,疫情期间几乎没有营业额……所以,若能够在疫情过后给予三个月的税收减免,对我们才是真正的干货。”束从轩如是呼吁。

1月28日,万达宣布对全国323个购物中心施行从1月25日-2月29日,为期36天的租金及物业费全免政策。紧接着,龙湖、华润、保利等地产商也相继宣布对旗下商业物业的租金减免政策。但有分析提出“减租对于广大的餐饮企业来说,普惠面依然不够,

束从轩则认为:疫情期间要多多换位思考,大家都是做企业的,各家有各家的难处。但反过来,如果商户倒下了,物业方房子空置、收不到租金,也一样难维持下去。所以,商户和物业方要协作、要共赢,除了短期的租金减免以外,也可以协商先缓交一段时间,等商户们缓过劲来,再陆续把物业费补上;或者通过疫情后的长期利益共享机制,来弥补疫情期间的房租物业损失。